伝えたいこと

能梦见你是我的过人之处。

天然今天可爱了么?可爱了。

 
  相叶19岁的时候跟着大野出海,那时候的大野已经拿到了一级船舶证,少见的兴致勃勃,被海水与阳光来回洗礼的皮肤黝黑的有点反光,笑起来露出的牙齿倒是显白了不少。

 
  说起来大野第一个邀请的是相叶的邻居二宫,那个整天抱着游戏机连门都不出的少年,但出于对方的严厉拒绝并且说没有WiFi哪里都不去的“雄心壮志”,大野被迫找到了相叶,面对八字眉的人他总是有种不得不妥协的心理作祟,对方的眼睛在他点头的一刹那亮了起来,像是无尽黑夜里突然冒出的光。

  出海并不是件好玩的事,当然这是对于不喜欢大海甚至晕船的人来说,比如二宫。对于相叶这种能够迅速适应环境天真烂漫的人来说,出海等于游玩,更何况只是跟大野待在一起这件事一经足够让他心跳不已,他喜欢看大野皱着眉头紧紧盯着海上浮漂的模样,也喜欢有鱼上钩时对方露出虎牙笑弯了眼睛,21岁的大野脸还没有很圆,下颚线似乎明显的吓人,相叶总是想是不是大野吃的太少,却忘了自己也是一个瘦的令人担心的少年。

  大野喜欢骑自行车,比起说喜欢不如说是陆地上的交通工具他只会自行车,计划着成年考驾照的相叶霸占了大野的后座,用“你以后也可以坐在我副驾驶”这种奇怪的理由进行了一场不平等交易,从学校到家的时间并不长,大野还在上学的时候会踩着自行车到相叶学校门口等人,没上学了就慢悠悠的从家踩过去,谁也不知道是为了以后长期霸占相叶座驾的副驾驶还是真的乐在其中。

  海风吹起了前额的发丝,还是顺毛的大野头发软的不行,相叶略微靠近能感觉到意思洗发露的香味,夹杂着淡淡的咸味。钓鱼的时候大野的话不多,相叶就陪着他一起屏住呼吸等待着上钩,等鱼上来了大野就会开始展现他的刀功,洗干净掏出内脏,唰唰唰切成厚薄均匀的片,从箱子里拿出小碟子倒上特质的酱油,就着最新鲜的吃。

  大野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钓上金枪鱼,但钓龄将近十几年的他还是没有钓到过,相叶偶尔也会吐槽大野运气不好,每到金枪鱼的丰收季节不是在上学就是被家里人带着去远方探亲,大野却笑笑说没有办法,还说有时候梦见金枪鱼摇着尾巴对他说我就在这等你这种奇怪的梦,相叶会哈哈大笑,他对大野的笑点永远都在线上,金枪鱼不会说话,也不会入大野的梦,入梦的人是相叶,也只有相叶,但大野不说,就没有人会知道他对相叶的那些小心思,那些小心思被他装进了漂亮的小盒子里,等着哪天里面的主角亲自去开启。

  回航的时候大野自己开的船,稳稳当当的停在港口,抛下茅,先行下了船,相叶就站在船边上看着大野的背影在夕阳的照耀下闪着金光,他没有手机也没有相机,只好用眼睛跟脑子记下来,他看见大野转身将手伸向他,带着少年老成的茧子,把自己的实实在在的握住,那人一扯,也许是施力错误,相叶把人撞了个满怀,心脏像是停止跳动了一般,偏偏声音又大的像鼓点。

  哎呀,喜欢他这件事肯定要瞒不住了。


fin

(心血来潮。

周六去了趟观影,拔哥挽住小大手的时候活脱脱像个人妻(并没有)

天然今天也在拯救世界,我今天也在为两位小可爱流泪。

ps:不要问我什么时候写点梗…我也不知道🍃🍃

评论(1)
热度(36)

© 伝えたいこと | Powered by LOFTER